温酒叙此生

李易峰、魔道祖师、白夜追凶双关

谁向谁妥协,谁跟谁告别

也不是微博首页谁在追,我才点开了这部剧,第一集我几乎看了一个星期,每天看一点每天看一点,才终于入了坑,还好没错过。好久没有这么爽的看剧,也好久没有看完了之后仿佛失恋一般的感觉。潘老师演技真的好,导致每次他们主创合照,我都觉得少了一个人,甚至想这个双胞胎弟弟要是真的存在就好了。一开始比较喜欢哥哥,哥哥就像小时候喜欢的那些名侦探一样,沉着冷静专业素养高,又有底线有正义感。弟弟性格比较简单,外表很浪荡,内心很干净,容易感情用事,骨子里仿佛住着个热血少年,身手好武力值高,和哥哥刚好相反又互补。看到后面越来越喜欢弟弟,弟弟就像哥哥的小天使一样,闹着别扭一看到哥哥有危险还是立马跑去救了。一开始以为哥哥是来拯救弟弟的,后来才发现弟弟才是哥哥的那道光,所谓白夜,不是表面上行走在阳光下的哥哥才是白,发光的一直是弟弟啊。结尾太戳心,哥哥加油吧。期待下一季,期待哥哥能够还自己清白,然后和弟弟一起好好过日子吧

解读关宏峰二三

深海爱哭鬼:

【白夜追凶】


【追剧笔记】


【兄控的感受】


【总结:哥哥是漫漫白夜孤独前行冰冷坚毅与黑暗缠斗虽然吃了老虎狠心反社会的好哥哥】




一直是角色兄控,又喜欢高智商、冷冰冰、禁欲系这样的人设。所以虽然没有萌脱可爱、开朗义气的万人迷关宏宇立体鲜明,但更喜欢剧里的哥哥关宏峰。


追完剧补小说。


看到弟弟发现了陷害自己的,正是一直以来相信自己,不放弃自己,为了洗清自己冤屈,不惜以身犯险,竭力追凶的亲哥哥。出离愤怒忍不住打砸发泄,却被亲哥哥“有些不屑地瞟着”。“冷冰冰地回答”。




看到哥哥回应林嘉茵他心目中的“交战规则”和底线。




看到哥哥最后准备好一切,坐到桌旁,吃鱼。




比反社会韩彬还反社会。整个人物形象反转颠覆,一下子变得复杂立体,瞬间真正爱上哥哥这个角色了。


这才明白在《白夜追凶》的主题里,一心缉凶,惩恶扬善,只能够行走在阳光下,患有黑暗恐惧症的警察哥哥居然是属于暗夜的那个。


而藏匿在阴影里无法正大光明出现在太阳光下,只有籍着黑夜遁形的流氓弟弟才是真正光明的那个。




关宏峰作为刑侦界的博士精英,惩凶缉恶的正义化身,数年里接触繁不胜数的犯罪,直面这人世间最丑陋的罪恶。


也许对他来说,行走在这样的人间,早已如同行走在东北那片白茫茫的荒芜雪地上,如同行走在只有光源没有温度的白夜里。感受不到真正的阳光和暖意,感受不到人世的温情与美好。


唯一支撑着他走下去的,是身边同样不畏黑暗和牺牲的战友们,是自己心里坚定不灭的信念和崇高的理想。


他必须严谨、缜密、理智,甚至克制、冷血、决绝。


他和他的徒弟林嘉茵一样,为了和黑暗分子搏斗,都是可以不惜黑化毫不犹豫的。


所以陷害不务正业、常常游走在犯罪边缘、对社会具有潜在危害的流氓弟弟,对他而言,是事非得已,是轻重缓急,是权宜之策,是心虽愧疚却有效可行。所以他做了。




然而尼采说过,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当他觉察看不见的危险环伺步步紧逼,当他发现信赖的战友不再足以可靠张牙舞爪,当他被报复的恶龙一点点拖进无尽深渊。


他开始恐惧黑夜。开始需要白昼的支撑。


这时,一直以来于他而言只不过是权宜之策,不信任甚至看不上的弟弟,竟成为他意想不到的光源。




东北雪地里,弟弟问他,闭上眼睛不一样是黑的?他回答说:“闭上眼睛,也是可以感受到光的存在的。”




相信到这里为止,在哥哥关宏峰心里,弟弟已经成为他孑身一人行走在无尽白夜里,真正能够使他感受到微暖的小太阳了吧。


深夜警局、卧底仓库、东北雪夜,三番两次不顾危险的奔来相救。


就算疑惑,就算伤心,就算被当隔壁村三姑妈家的表弟对待。


知晓一切真相后,仍然对他说:“哥,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抛下你,就像你从没抛下我一样。”




纯净、坦然、温暖。




他的双胞胎弟弟,就像他分离切割的对立面。


如同那片无尽苍茫雪地之上,灼灼初升,照亮前路的朝阳。




而这样的关宏宇,不正是他在最初走上对抗所有黑暗与罪恶道路时,立下信念决心守护的么?


相信此后的哥哥,虽然依旧走在追寻真相的夜里,却不会再惧怕没有光源。而选择走进黑暗的弟弟,多了对哥哥的理解和接纳,也会更加成熟强大。






【忘羡】闲梦远

森罗:

※(伪)原著向非日常


※瞎编乱造,私设如山


※承包ooc




闲梦远







“魏婴。”




眼前的人用浅色的眸子注视着他,以略显冷淡的口吻说道:“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手里的一袋土豆啪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他瞅瞅散落在地上开始滚动的土豆,又看看堪称专注地盯着他的蓝忘机,目光缓缓移到自己被紧紧扣住的手腕上,讪笑一声:“你先松手,让我把土豆捡一捡。”




蓝忘机依旧皱着眉盯紧他,手上力道逐渐加深,好像生怕他要以此为借口逃跑。魏无羡心头忽地窜起一股无名火,笑意渐收,强压下出言不逊的冲动,僵着手腕不让蓝忘机继续有所动作,脸色不虞地与他对峙着。




也许是这份不悦被察觉到了,片刻后魏无羡感觉手腕上的力道松了些许,便缓了缓脸色,默默把手抽出来,蹲下去一个一个捡起土豆往麻袋里塞。




眼前白衣一晃,魏无羡再抬眼时竟看见蓝忘机一言不发地撩起衣袖蹲下,竟是要伸手去捡土豆。




“打住!”魏无羡忙抓住他的手,“行了行了,不用你动手。挺脏的。”想了想这人平日不喜与旁人接触,自己这手又刚沾过泥,魏无羡便又立刻把手收了回来,飞快地把剩下的土豆都捞进麻袋里。蓝忘机默默看他的动作,又垂眼一瞥自己方才被抓过的手,不动声色地蜷了蜷手心,待魏无羡扎好麻袋口后才与他一同站起身来。




两人不约而同地朝山道上望去。只见黑色山林在夜色中随风摇晃如鬼影幢幢,树叶摩擦发出簌簌声响,浓雾遮盖了高处,周边弥漫着独属于乱葬岗的阴气。




魏无羡站了一会儿,侧过身来望向蓝忘机,仿佛之前的对话没有发生过,微微一笑,道:“怎么,含光君是要上来吃顿饭再走不成?”




蓝忘机不置可否,他大抵是清楚这个人真的笑起来该是什么样子的,哪怕闭上眼,脑海里依然会难以抑制地浮现出少年的明媚笑容,像刻下烙印一般挥之不去。




而此时魏无羡眉梢含笑,那份笑意却未能抵达眼底。明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却像被拒于千里之外。




悄无声息地移开目光再次望向被浓雾遮掩的山道,蓝忘机淡声道:“近日有多名修士误入乱葬岗群山,至今未返,杳无音信。我来查看情况。”




魏无羡“咦”了一声,故作讶异:“误入乱葬岗?怎么个误入法?这地方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吗?”顿了顿,他又道:“让我猜猜旁人怎么说的。怕不是传言我把那些误入乱葬岗的修士都捉起来炼凶尸了吧?开什么玩笑这玩意儿是想弄就弄的吗……”




“魏婴!”似是不想再听他说下去,蓝忘机忍无可忍地打断他,随即又缓和了语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心中应当有数。”




魏无羡也适时截住自己的话头:“我知道。”




蓝忘机道:“如若放任不管,对你,以及你所庇护的温家老少,都有危险。”




魏无羡道:“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




魏无羡生硬地打断他:“我们不能离开这里。我会保护好他们。”




话音落地,两人都沉默下来,唯余阴凉的晚风撩起两人的衣袂。蓝忘机依旧波澜不惊地默然注视着魏无羡,魏无羡也不再维持那份停留在表面的笑意,而是微微蹙起眉,不甘让步地直面对方的目光。




蓝忘机从那双深邃如夜空的眼瞳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明明是不一样的两个人,表情却是如出一辙的固执。




眼看着魏无羡就要脱口而出逐客令,蓝忘机颔首道:“我与你一同。”




魏无羡一句“请回”硬生生在嘴边拐了个弯,直愣愣变成:“什么?”




蓝忘机深深地看他一眼,一字一句地道:“我与你一同,去处理那鬼怪。”




魏无羡像盯着什么稀奇事物似的盯了他片刻,随后噗呲笑了一声:“好吧,多谢含光君鼎力相助——要是真想来吃顿饭我也不会拒绝的。”




说着他便提着麻袋转身,用另一只空着的手随意地挥了挥,示意蓝忘机跟上来。




山道上连杂草与腐朽的枯枝败叶都不多见,远方是发黑的树木。魏无羡一边哼着不成调的曲儿,一边随意踢开时不时就会出现在脚下的白骨,走到一个岔道口,停下来回头瞥向蓝忘机:“关于那些修士的去向,含光君还听说过什么没?”




蓝忘机抬眼望向通往伏魔洞的那条早已被浓雾覆盖的道路,沉声道:“伏妖录上有记载,死尸气息弥漫之地,会生出吸食活人阳气的鬼怪,其行事如梦魇,会以浓雾制造出合乎此人心愿的幻境,将活人吸引入其领地。”




魏无羡点点头,抬手捏捏自己下巴,若有所思道:“然后呢?有没有记载破解方法?”




蓝忘机道:“入梦人自身察觉到这是梦境……便能自行破解。”




魏无羡老气横秋地摇头叹息:“如此看来那些修士怕是凶多吉少了——谁知道他们做的什么荣华富贵春秋大梦,怕是沉沦其中根本不想醒来。”




蓝忘机并不出言反驳,而是凝视着他,涩声道:“魏婴,你是何时注意到此事的?”




魏无羡抬手朝伏魔洞方向一指,眨眨眼睛:“你猜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放心,我要是入套了,还能站在这里跟你扯么?”




话音刚落,自那浓雾之中,忽地窜出一道黑影,如闪电般顷刻间便到了魏无羡身前,迅速膨胀张开其爪牙,如无边黑夜似要将人吞噬。




魏无羡一动不动地抬眼看它,与其说临危不惧,不如说是根本没把它放在眼里那般从容不迫。一声口哨压在唇间蓄势待发,然而此时一道冰蓝剑光划过,黑影瞬间消散,化作被划开的浓烟,逐渐隐没在风中。




不知何时蓝忘机已经挡在魏无羡身前。避尘入鞘,蓝忘机回过身,白衣拂动纤尘不染。他皱着眉,开口又是能分明听出谴责意味的话:“为何不佩剑?”




魏无羡也只听出了谴责意味,避重就轻地答道:“忘带了。反正也用不上。”




蓝忘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揪住魏无羡衣领问个究竟。尽管既往的蓝家教条熏陶并未让他做出这种有失礼仪的事,但看起来他也并不想就这样略过这个话题。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动作,魏无羡忽然伸手抓住他的手使劲一拽,那道重新聚集起来的黑影便擦着他的发丝刮了过去。




“蓝湛,”魏无羡沉下嗓音,“待会我吹笛子把它逼出来,你找准它的本体,上去一剑干死它。”




没等蓝忘机回应,魏无羡便像是肯定了他不会拒绝一般,迅速抽出别在腰间的陈情,抵至唇边。红穗翻飞,一段流畅的笛音便传了出来,惊飞深林黑鸦,唤得泥土松动,白骨为花,似乎有着极强的穿透力,连周边的浓雾都为之撼动,如摇摇欲坠的高楼,一触即散。




一时间好像什么乱七八糟的鬼怪都被惊动了,乱葬岗上如同黑云涌天。魏无羡暗暗发令让听从自己号令的走尸按兵不动,只留下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鬼怪群魔乱舞。




周围阴气浓重,但魏无羡却无故地觉得安心,闭眼胡乱吹了一通,待周边都平静下来时,他放下陈情,偏头一看,蓝忘机正将避尘收入鞘中,迎上他的目光,神色微微一变。




魏无羡还没想明白蓝忘机可能在想什么,蓝忘机却忽地捏住他的手腕。这一次蓝忘机用的力道并不大,魏无羡却依然感到吃痛,低头一看,那手腕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了一道口子,微微渗出血来。




魏无羡嘴角抽了抽,颇为无语地抬头望向蓝忘机。蓝忘机却像是发出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轻声道:“对不起。”




魏无羡干脆利落地把手抽出来:“没事,不用说这个,打架哪有不挂彩的。”再看蓝忘机那依旧沉痛的神色,只觉有那么一点惨不忍睹,魏无羡便不再克制自己作妖的心,笑嘻嘻道:“要不这样,把你抹额借我用用?”




他心道一提这个这人肯定就恢复正常了,之前扯他抹额那眼神跟看仇人似的……然而没等他把自己的内心活动补充完整,让人始料未及地,蓝忘机看他一眼,淡声答了句好,抬手便将自己的抹额解了下来。




魏无羡目瞪口呆,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傻愣愣地由着这人再次抓起自己的手,将抹额一圈一圈绕在手腕上,最后还打了个花结。




蓝忘机松开他的手,像是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一般,脸上竟生出几分难得的窘迫,颇不自在地侧过身去。




魏无羡举着那只受伤的手欣赏了片刻,忽地没忍住又是噗呲一笑。蓝忘机再回头时,正好迎上那份久违的落入眼底的纯粹笑意。




他似乎听见魏无羡轻声地道:“哎……说实话,我觉得跟你这样打一架挺痛快的。不对,不是跟你打,是一起打,像以前那样。”




那些话似乎伴着无声的叹息消散在风中。蓝忘机听不分明,只觉得这声音似乎即将远去,下意识扣住对方的手,满腹的话语堵在唇边,吐露出来时只化成了艰涩的一句话:“……魏婴,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静立不动,却没有要甩开他的手的意思。感受到对方沉静的呼吸起伏,蓝忘机似乎终于找到了好好说话的机会,深吸一口气,道:“跟我回姑苏……我与你一同,找寻解决方法。”




解决什么?他也未能想得清楚,只知魏无羡至今各种反常行为背后必定有着可能是他不敢细想的原因,也知以自己的立场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根本说不动这个人。但至少在得到答复之前,他还不想松开这只手。




“蓝湛,”魏无羡开口道,并无恼怒,也无嘲弄,只是浅浅淡淡的,如同轻飘飘的抓不住实形的梦,“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的。”




蓝忘机手上力道骤然一松,魏无羡却没有把手抽出来。在那一瞬间蓝忘机微微垂下眼睑,脸上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悲喜,只是古井无波地,像是终于接受了某个事实。




而后他听见那个熟悉而遥远的清冽嗓音轻轻地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这是谁的梦么?”




蓝忘机闭上了眼睛,再一次义无反顾地扣紧那只手,如同在无尽的虚假幻境中抓住唯一的真实,开口时不知是在回答眼前的人还是回答某处的什么声音:






“……是我的。”








浓雾骤然消散。再睁眼时山道两旁是或被焚烧或被砸烂的棚屋残骸,山脚下是兰陵金氏重建的咒墙,远方深林中传来不知名野兽的低鸣。




他孑然一身立于荒土之上,手里死死地抓着那条在风中徐徐飘动的抹额。




仿佛是要让他的头脑更为清醒一般,背上未愈的伤口传来隐隐的疼痛。蓝忘机却浑然不觉一般,盯着那条抹额,嘴唇微微一动,未能说出的话再也无处吐露。




从入梦的那一刻起,他便清楚地知道这是梦。都说情难自控,情难自控,然而他只是觉得经年唯梦闲人不梦君,若是今后故人再难入梦,为何此时不能多看一眼?




未能说出的话、未能达成的心愿随着梦的消散如石沉大海,再也无处觅踪,于是他便彻彻底底地陷入沉默,缓缓阖上双眼。




而后他被不远处细微的孩童抽泣声再次惊醒。








多年后故地重游,踏过咒墙的残垣,竟看见地上奇迹般生出了苍翠的草木。




魏无羡在草丛前蹲下,抓着根树枝漫不经心地划拉起蚂蚁窝,托着下巴百无聊赖道:“说来奇怪,我老觉得以前跟你一起在这里打过什么奇怪的东西。虽说我记性不好,不过我怎么想……好像也真没有打过吧?”




他没留意到蓝忘机微微睁大了一瞬的双眼。再回头时便看见蓝忘机一脸云淡风轻,用着与往前几乎一模一样的淡然语气道:“你向来不记得这些。”




魏无羡嘿嘿一笑,站起身不怀好意地扒拉上蓝忘机脖颈:“不过要是做梦的话,不记得也正常。梦里也是你,嗯,我很满足。”




习惯了对方像菜摊上不要钱的烂菜叶一样成堆成堆白送的调侃话,蓝忘机岿然不动地“嗯”了一声。




一白一黑两片衣袖下的两只手却不知什么时候扣在了一起。两人不约而同地朝山道上望去,只见清晨的薄雾正在逐渐消散,有金色的晨曦透过密叶间隙落下。




树叶再次发出簌簌声响时,风带来了青草的气息。




魏无羡心情大好,一手死拽着小苹果,一手拉着蓝忘机就往山上走,扬言要带他把乱葬岗周边当名胜古迹一样游个遍。




蓝忘机言简意赅地回应着魏无羡的喋喋不休,忍不住偷偷一瞥那片黑色的衣袖,暗暗使力抓紧了那只手。






——心知梦已远去,幸而梦里唯一真实的人仍抓在手里。








-没了-




日常瞎编…努力拯救丧气的自己…

【忘羡】短篇整理——2016.12

忘羡 · 整理向:

· 以前有过小天使 忘羡文整理 整理过从开始到去年11月份的忘羡文,所以从去年12月开始,目前不完全整理到今年8月,格式也有参照。排序按不知道怎么排的时间与篇幅


· 此篇为16年12月短篇整理,之后陆续会有17年内容,发布时间不定。为了整理方便,只要一文发布篇数>1就不算短篇,故本篇整理均为一发完


· 由于时间跨度长,工程量较大,难免有错漏,发现的小天使可以评论或私信告知


· 作者产出不易,且看且珍惜。小天使们看到喜欢的文不要吝惜小红手小蓝手还有评论呀(*^_^*)


emm大家吃点陈年旧粮开心一下,不要为令人不快的事增加热度啦。善用屏蔽_(:з」∠)_



——————————————




· 参连


· 未夜


· 殊曲


· 莳花


· 相思引


· 桃夭


· 乱葬岗围剿始末【魔道剧情留白补全向】


· 重逢【魔道补全向-蓝忘机视角】


· 身死魂消【魔道补全向-蓝忘机视角】


· 血洗不夜天【魔道补全向-蓝忘机视角】


· 告白【魔道补全向-蓝忘机视角】


· 灯花夜


· 雪中行


by  泠依惜


 


· 【忘羡】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 【忘羡】非主流的正确打开方式


· 【忘羡】我他妈居然因为豆腐蟹才被记住??!


· 【忘羡】当你的男票走错厕所时


· 【忘羡】吃个肉包算搞事情??!


· 【忘羡】源自高数的噩梦


by  心安


 


· Present


· 一辆忘羡小车车


· 男子化女


· 无馅汤圆


· [聊天体]关于订外卖


by  山前雨


 


· 魍魉


· 昨天那个没写完的车(祖宗的图)


· 八尾猫


· 不是你就不行(ABO设定)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综童话


by  东·挖坑不填·飙车狂魔·翠花·雨


 


· [忘羨]腳趾纏繞


· [忘羨] 雨天制造的親密距離


· [忘羨]耳邊的呢喃


· [忘羨]突如其来的热视线


by  兔兔辣麼可愛


 


· [魔道祖师]「忘羡」过节要吃方便面


· [魔道祖师]「忘羡」今晚是个平安夜


· [魔道祖师]「忘羡」图书馆札记


· [魔道祖师]「忘羡」扩音器与枇杷汁


by  梧筝


 


· 圣诞夜


· 你眼中是谁?


· 春与柳与秋千


· 【来不及了,快上车】记一次有♂趣的住院


by  一口碎冰冰


 


· 【忘羡】开花


· 【忘羡】妖怪的画眉


· 【忘羡】妖怪的少年


· 无题


by  啊垃垃圾加


 


· [忘羡]黄泉路


· [忘羡]乱葬岗


· [忘羡]怡红楼


by  水寒_嘟嘟嘟嘟嘟.


 


· 沉沦


· Phonesex♂


· Love Me Like You Do


by  曲泱泱泱泱_


 


· 【忘羡】看,夷陵兔祖作祟了


· 【忘羡】昏君佞相私奔记


· 【忘羡】往复


by  阿醉


 


· 【忘羡】过故人庄


· 【忘羡】冥府有鬼差


· 【忘羡毁童年之睡美人】错误


by  鱼干赣乾乹


 


· [忘羡] 云物不殊


· [忘羡] 红梅白雪知


by  洋葱茶


 


· 【忘羡】贺生


· 【忘羡】现代校园,日常片段长段子


by  挽槐曲


 


· 【忘羡】一夜灯


· 【忘羡】尘埃


by  录央


 


· 【忘羡/圣诞】你才是最好的圣诞礼物


· 【魔道/忘羡】寰宇空音


by  倾倾倾缭_咸鱼一条


 


· 【魔道祖师】【蓝忘机】【忘羡】念你


· 【魔道祖师】【魏无羡独角戏】【忘羡】杀我


by  勒饰曰珂


 


· 汪叽


· 羡羡


by  L


 


· 八尾


· 花开两色


by  秦拾肆


 


· 【忘羡】笑渐不闻声渐悄


· 【忘羡】【小朋友组】青鸾


by  森罗


 


· 【忘羡】up主的故事


· 【忘羡】三公里以内


by  阿婶儿


 


· 【忘羡】服从命令(军服x旗袍车,7k)


· 《独角兽的传说》(1.4w一发完结)


by 蓝甜衣短


 


· 《做遍这个家》系列03:厨房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秘密(改编自芭比之十二芭蕾舞公主)


by  在夷陵技校开挖掘机的长浔


 


· 《吃面》     by  XXXHN


· 【忘羡】驻边     by  云寒丹霄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骨妖(倩男幽魂)     by  世界树下的角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牛郎骑牛     by  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我的宝可梦为什么那么奇怪     by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莴苣姑娘】     by  云倾月华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阿拉丁神灯     by  月上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爱丽丝漫游仙境     by  睎古


· [忘羡毁童年]Frozen     by  山兮


· 【忘羡毁童年】九色鹿     by  药不能停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绿野羡踪     by  升沉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红舞鞋】》     by  冷爭妍


· 【今且思之。】     by  豆花今天变帅了吗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小红帽轶事】     by  小天天


· 艳杀     by  牵羡羡的抹额君


· 【忘羡】万象     by  南风不知意。


· [忘羡]蓝忘机家的兔子    by  蓦然.


· 【忘羡】【圣诞贺】归人     by  -修冶-


·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巨人的花园 乍暖     by  竭泽泽


· 假如魏长泽藏色夫妇未死     by  如是闲


 


· 标记 (ABO)     by  亚里


· [忘羨、瑤曦、江澄、聶懷桑]短篇架空     by  5麻桑


· 小王子     by  貔貅未满


· 魔道祖师x王者荣耀 大家一起搞事情     by  澹台玄螭


· 【忘羡】脑洞兼日常投毒     by  炼狱拂晓


· 【忘羡】《梦中梦》     by  九条汐


· 好景常来     by  苏阿辞


· 【忘羡】丝萝     by  青曳


· 长相随     by  犹似三季长


· 【忘羡】带你走好吗?     by  忘羡大队长


 


· 魏婴观察日记     by  轩轩


· Clarity     by  还是叫琦少吧


· 一辆忘羡的车。     by  谢在青


· 


by 5>&mddot;&sp;特别雅正r /////090升沉

&mi80fcmiddot; <同="h一辆.co0

 <竹inanzy.lofter.com/post/1e7cf73d_d5aa6dc" >【忘羡】当你的男票y/" nt >zho华

599idd="_b榆ef="http://luoyuechenxi.lofter.com/post/1e5250a3_d621101" >【忘羡】y/" nt >zho华

sp;ref

by 《独角兽的传诰玄t収螭


一辆玄t収螭

t;&t;&t;& bsp;忘羡大队长

ar/> nbsp;


579c0tdo5a3140t;&nbdotp;一辆ar/> nbsp;

<"_blank" href="http://kuyuu.lofter.com/post/1e2cbc2e_d7df403" >一辆doudoudouya11

 

1e869adddo

&midhttpnk""ht hrebsp;<"http://xiezaiqing0611.lofter.com/post/1dfd24ea_d4b93d1" >一辆doudoudouya11

 

by 《独角兽的传etspac兮


一辆etspac兮

含;   by  一辆2025sumuqi华

&m9mid 《独角兽的传symxqy>

 

25e1c 69eddd; 乱葬岗围剿始末【魔道剧情留rushuim>-


<41082 6b1c3iddot;; <"http:《独角兽的传yuhan天螭


&m/> 4t;&nbALL Christcom乱葬岗围剿始末【魔道剧情留v der-vv:/t="结blank" 2>&n 忘羡大队长

moshang032p> 


a 6c4cbdot;&论spsp;<芤篇eam12p://ar狗l >九条汐

/>2ad7bsid833  ]須盡歡[ank]【魔道祖师】【蓝忘机】【忘leyhahaha:/t="结blank" 1cb2576 6f3&misp;156br /7nbsp;


4669b 一辆156br /7nbsp;

<://tter.co
乱葬岗围剿始末【魔道剧情留shuangs ba >九条汐

9de1bp>&7&mi&middosp;假如魏长泽藏huangs ba >九条汐乱葬岗围剿始末【魔道剧情留yunwaip玄螭


&>&ma sp;

fnbsa target="_blank" href="rget="_blank" href="http://nowheretorun.loftersamoy兮

《独角兽的传tob/> c> :/t="结blank" 4279

8072bot;&nbs去凡 hrere219.lofter.com/post/1dcf07fb_d0ffc23"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tob/> c> :/t="结blTBD忘羡大队长

xgxgxg5>升沉

升沉乱葬岗围剿始末【魔道剧情留 gs angxue

p> 


p> 

明nk" targeozideazui.lofter.com/post/1e44d252_d6c9b70" >【忘羡】看,夷陵sugu >九条汐

98091

p>&4ddot;&nb冬s•bsptar219.lofter.com/post/1dcf07fb_d0ffc23" >《【忘羡毁童年系列之sugu >九条汐 ;   by   ef=星星

="tag"> d18href="http:///" >蓦ev

● sp;&nb蓦ev

● p;蓦ev

● k" href="蓦ev

● a target=
=" k"> <18href="http:///" >蓦ev

c89_113p>&m5"> /> (436)蓦ev

c89_113p>&m5">xi. z l ng:/t="结blank" 1f15d3&mi1131bdda">转载khuf="h;&nbs rget="_b 整 &n;&nbs
="block photo">
="s> ">
="day">d18href="http:///" >蓦ev

c89_fmid764">27
="m >">
=" />t&nb">
="img"> d18href="http:///" >蓦ev

c89_fmid764">net/img/MWhuZHBKWUhKVmp5azZnWEozTnBBVXFLY082YnhIMzlmOVhoRXhyaDFzaHRGZkZMZC8xY0RR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da t d/div>
="texb">

="tag"> d18href="http:///" >蓦ev

● 电影 < u蓦ev

● 电影蓦ev

● 悬; 18href="http:///" >蓦ev

● 推 蓦ev

● 犯u < "_blan18href="http:///" >蓦ev

● 方"_
蓦ev

● 邰_blank"18href="http:///" >蓦ev

● < uda t
=" k"> d18href="http:///" >蓦ev

c89_fmid764">评论(4)蓦ev

c89_fmid764"> /> (7)蓦ev

c89_fmid764">xi.
="block photo">
="s> ">
="day">d18href="http:///" >蓦ev

c89_fmi &n>27
="m >">
=" />t&nb">
="img"> d18href="http:///" >蓦ev

c89_fmi &n>net/img/MWhuZHBKWUhKVmc5WU9JU2tDUU9KNWpHMTl5SzVvVUFTR25TZ2huR1FSbC9CTjdISXhERm5B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da t d/div>
="texb">

="tag"> d18href="http:///" >蓦ev

● 北京蓦ev

● 给 sp; 易峰蓦ev

● 易峰蓦ev

● /" 易峰
d18href="http:///" >蓦ev

c89_fmi &n>评论(18)蓦ev

c89_fmi &n> /> (32)蓦ev

c89_fmi &n>xi.
="block articl ">
="s> ">
="day">d18href="http:///" >蓦ev

c89_f528ocin>24
="m >"> ddiv cl/> ="block photo">
="s> ">
="day">d18href="http:///" >蓦ev

c89_f 18
="m >">
=" />t&nb">
="img"> d18href="http:///" >蓦ev

c89_f net/img/MWhuZHBKWUhKVmdESExxYzh2bmFxblY2Wm1USFp0VmtycGVabnhUN25zUmgrRzJMSGRsM2pB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da t d/div>
="texb">

="tag"> d18href="http:///" >蓦ev

● 双北蓦ev

● 明星://侦探da t
=" k"> d18href="http:///" >蓦ev

c89_f /> (35)蓦ev

c89_f xi.
="block articl ">
="s> ">
="day">d18href="http:///" >蓦ev

c89_f/> 1f9">14
="m >">
=" />t&nb">
="texb">

="tag"> d18href="http:///" >蓦ev

● 明星://侦探da t
=" k"> d18href="http:///" >蓦ev

c89_f/> 1f9"> /> (2)蓦ev

c89_f/> 1f9">xi.
="block photo">
="s> ">
="day">d18href="http:///" >蓦ev

c89_f0bcc43">06
="m >">
=" />t&nb">
="img"> d18href="http:///" >蓦ev

c89_f0bcc43">net/img/MWhuZHBKWUhKVmgySHIzSDNkMUJieW9LOGI4NC9ndHZ4cWRCelQ0Tk5obVk3bEZ2bEJyU1FRPT0.jpg?imageView&thumbnail=500x0&qual;da t d/div>
="texb">

d18href="http:///" >蓦ev

● 易峰蓦ev

● hda t
=" k"> d18href="http:///" >蓦ev

c89_f0bcc43"> /> (16)蓦ev

c89_f0bcc43">xi.
="page">
="prev disabl "> ="cap">daspan> ="arrow">daspan> ="titl ">b
="nexb activ "><18href="?page=2&t=1idd4788p>&06t> ="cap">daspan> ="arrow">daspan> ="titl "> ="footert>© <18href="http:///" >蓦ev

温酒叙此LOFTER